悉尼新开的暖心日本拉面店!人气超旺!奶白浓稠丝滑的筒骨汤,冬天太治愈~

冬天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现在的悉尼也已然是入冬季节,床上已经换置了更厚的棉被,身体也习惯了日渐寒冷的空气,但是胃,相比其他感官,总是更加傲娇,常常不安分的提醒我它需要被温暖被关怀,这时,我便知道,它在思念一种食物,一种热气腾腾的comfort food,日式拉面。 日式拉面这种在日本街头巷尾都随处可见的食物,最早关于它这种面类的记载是中国明朝遗臣朱舜水流亡到日本后,用面条来款待藩主(大概类似于一个大地方官)的,所以这个日式国民美食还与我们的大天朝颇有渊源呢,是不是奇怪的知识点又增加了。 悉尼的各种拉面馆着实不少,但我们今天要探的店,估计即便爱吃如你也肯定没吃过,因为今年6月中旬才刚刚开业的它,实实在在是这一众店里的萌新。YNP趁着第一波疫情结束时特意去尝了尝鲜! 店是新店,但拉面师傅可是悉尼拉面界的老人了,作为head chef的Suzuki曾在Manpuku和Ichibandori任职,也可以说是有经验任性,他的拉面新店选在COVID-19情况刚刚好转的那时候开业,也算是迎难而上,为低迷的澳洲餐饮业注入一丝新鲜血液。 虽然疫情的阴影比寒冷更可怕,但是在一个不算太冷的夜晚,店的受欢迎程度却是出乎小编意料的。 也不知道是大家疫情期间憋的太久,还是悉尼真的有太多拉面狂魔/日料控,工作日的晚上基本满座,所以如果你想来这里一探究竟的话,一定记得去官网订位,否则真的会白跑一趟。 店里装修风格不似平常拉面馆的家庭温馨风,整个餐厅的光线都比较昏暗,饭堂里两个醒目的印着日文的大粗柱既充当了本店少有的装饰物,又承担了酒柜职能,粗犷不羁,有点工厂风的意思。 店里面积不大,大部分都是吧台或者单人桌的座位,但如果是一个大家庭想要一起来吃个晚餐也是没有问题的,店里还设置了目测可以容纳8人以上的丝绒大卡座,这个极大与极小的座位布置也是有点迷了。 餐厅厨房是全开放式的,食客可以完全看到后厨师傅是如何制作一份份美味的。 而小编则阴差阳错的被分到了离厨房最近的吧台座,直接晋升VVVIP,近距离观赏厨师们的花式厨艺秀,熬汤、煮面、煎饺、切叉烧,也不知道一直被小编盯着的厨师们会不会有压力,小编只是食物在哪目光就落在哪里了而已。 Ramen–Tonkotsu Shoyu 店里目前只有四种拉面,但是拉面种类在精不在多,有一种能打的汤底对于一家主打拉面的日式餐厅来说就足够在一个城市站稳脚跟了。而豚骨拉面永远是小编来到一家新拉面馆的首选,因为猪骨汤可是一个拉面师傅的招牌呀。 这碗豚骨酱油拉面可以用惊艳来形容,汤头颜色看起来就十分浓郁,而入口的厚度和奶油质感不会骗人,没有熬到一定的时间可不会如此的有滋有味,即使是平平无奇的白面泡在这样一碗有态度的汤里都会迸发出意想不到的美味。 汤头无可挑剔,而配菜也丝毫不会逊色,腌过的笋有一丝微甜,溏心蛋则柔软香糯得刚好,叉烧更加让人满足,肥肉基本只在外围一周,配比刚好,不多一丝油腻不少一分软烂。 有人说拉面是日本人的第二生命,面对着这样一碗充满了灵魂的豚骨拉面,小编觉得这句话真的是太到位了! Ramen—Shoyu 这份拉面的broth看起来就比上一碗清冽了许多,在菜单上也是用‘Chintan’来形容的,是不是读起来很像汉语的‘清汤‘,好奇问了店员才知道,餐厅的另一位合伙人是广东人,所以读起来才格外像汉语。 …

黑猫拉面@Sydney | 大口“吸溜吸溜”才过瘾的治愈系食物,还有悉尼小众拉面店大盘点!

前几天还一秒入秋的节奏,转眼又嗖嗖的热起来,但无论天气怎样变化,我们的胃总需要一碗暖暖的汤水,拉面就是这样疗愈的存在,一个人吃不会觉得孤单,两个人吃会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所以在迷茫今天吃什么的你,就去“吸溜“一碗日式拉面如何? 撰文:Queenie 摄影/编辑:Dorothy Chen 黑猫拉面图文版权©YNP文案工作室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Kuroneko在日语中是黑猫的意思,看到店名的小编还觉得奇怪,大部分人应该对黑猫都没什么好印象吧,但其实在日本,黑猫从很早之前开始就是作为是福猫,象征着大吉大利。 尤其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前,因为黑猫“夜晚也能看得见东西”,所以黑猫作为“福猫”象征着避邪、幸运、商业繁荣,而黑色的招财猫也意味着驱邪去灾。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收银台旁放着一只萌萌哒黑色招财猫啦。 正如店名的选择一样,店里的布置也极具日本文化气息,墙纸上淋漓的日本艺术绘画,天棚上吊坠着的白色灯笼,都让人倍感宁静,入门的左手侧就是半开放的厨房啦,每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都是从那里端出来的,氤氲着幸福的味道。 ? Tonkotsu Ramen 要想试出一家拉面的好坏,小编通常都会选择经典的豚骨拉面,最基本的也是最难的。而日式拉面与中式拉面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中式拉面在于一个“拉”字。 抻面师傅的技术,往往决定了拉面最终入口的软硬宽细;而日式拉面大多是机器面,在面上能做的花样不多,这时拉面的汤可以说是拉面之魂了(那些业务用勾兑型就啥都别说了)。 不同的汤底原料熬煮时间长短甚至加水量都会影响最终风味的呈现。所谓吃面先喝汤说的就是日本拉面了。 一勺汤滑入喉咙,小编立马冒出了星星眼,猪骨长时间熬煮出来的精华尽在这一口了,浓郁中带着一丝鲜甜,十分的creamy,不愧是超过了14个小时不断火做出来的一碗汤,其中复杂的醇厚滋味真是无法用文字详尽的描述。 搭配的猪颈叉烧足有一个手掌心大,肥瘦配比得当,味道很porky,充满土澳特色(相信土澳的小伙伴们一定能get小编的意思)。 在肚子咕噜咕噜的催促下,迫不及待的挑起一大口面送入口中,爽滑的细直面吸足了汤汁,本以为会是平淡无奇的面身滋味一下子丰富了起来,就国人的口感而言,这家店的拉面吃起来稍稍有一些硬,但是这就是日本人喜欢的拉面口感,所以这反而更显这家拉面店的地道。 没想到,来自日本的美味竟能通过这一碗拉面传递到地球这一端的悉尼。 ? …

no-image

每日限定30碗,挤到照相都不能好好照的拉面居酒屋!

CHACO BAR 悉尼的天气又在有一茬没一茬得变冷,在这种滋养吃货的天气里,博主唯一能想到推荐的冬日吃货三宝,莫过于烧烤,拉面,吃火锅,烧烤介绍过,火锅太多人介绍,博主于是决定推荐这间launch仅仅三日的CHACO BAR日本拉面(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是第三天)。   CHACO BAR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与大张旗鼓的华人“Grand Opening”背道而驰,Surry hills的店面都具有一个特色,就是门面都装修得跟躲仇家似的,稍微一不留神,你就走过了,即使在日光灿烂耀眼的冬日大正午,博主也还是再一次错过了门口,要走回头路找回这间店,再次声明,绝对和博主n度近视没关系哈! CHACO BAR 站在门口,CHACO BAR那浅黄色的“金字招牌”下,那不知道遮什么的门帘跟小短裙一样在冬日的寒风里舞动着,从外往里望,就跟地下赌场似的黑和吵。 CHACO BAR 而走进去一看,博主当时就感到一股强烈的和风扑面,这个麻雀内脏大般的只能坐25人的小居酒屋里,人声鼎沸,大多数的日本客人愉快地交谈着,感觉空气中都漂浮着平假名和片假名. CHACO BAR 博主到达的时候中午12点刚开,结果几乎坐满了人,连走路都不好走,拿着照相机就更是惹人讨厌了,于是博主要辗转换了几次座位,等人们吃饱喝足走掉,下一拨人做进来之前才抓住了这些瞬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