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列GoodFood力荐的悉尼四大烤鸭之一的中餐厅“富满洲”你吃过吗?

“老赵”烤鸭的名声在外,已不必多说,博主之前也带着读书会的会员们一起去聚餐亲验过,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博主今天要介绍的是另一间倍受澳媒以及local推崇的中华料理餐厅“富满洲”!

门口的大灯笼甚是抢眼,浓浓的清朝感,不知道半夜会不会突然跳出几个僵尸来,哈哈哈。属于特别吸引西人进去,却被华人看似觉得老派的餐厅门面装潢。

但是如果你在谷歌随便一搜索,就会发现,总体评分4.1,这间餐厅的民间声望还蛮高的~

而 good food 网站在介绍悉尼的北京烤鸭餐厅的时候,这间店是放在第一个推荐的!

走进餐厅,浓浓的中国复古风情迎面扑来,那种红柱子,大灯笼,古代花窗隔间,木筒装着筷子,顿时错觉自己穿越回古代客栈;但是旁边墙上的各种旧上海风韵的,只有火柴盒,月历才会出现的美女图,又令人觉得置身鸦片馆。


还有那个类似百子柜的木桌子,感觉后面拉开机关重重啊。


前菜点的是盲槽鱼脆薄饼沙拉,鱼肉已经被炸得金黄酥脆,可谓是“面目全非”,口感非常干实,甚至有点呛喉,可以隐约感觉到鱼肉丝的味道。

配上带有果味的青苹果丝和一点点辣椒末儿,还有酸甜的酱汁,蛮开胃的,属于回味的反射弧要很长的菜,属于非常东南亚的烹饪方法。

接着是一道杂锦小吃,有传统的清脆可口的生菜包,生菜包着肉碎和笋碎,一口下去,让蔬菜的清甜混入肉笋的软嫩中去,让舌尖迷恋不已。

中间是在东南亚餐厅的roti薄饼,和旁边的炸饺子,也是酥脆非常,内里的肉紧紧贴着薄脆的表皮,弹牙可口。

然后是传说中的烤鸭了,说实在,就中国人的要求来说,这北京烤鸭是蛮令人失望的,不太地道。图片是一整只烤鸭,首先皮完全不油不脆,肉被片得与皮的比例失调了,乍看还以为是广式烧鸭,要知道鸭皮才是烤鸭的精髓啊!(估计是为了迎合西人的口味。)

端上来的时候也热度尽失,不愠不火,像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姿色犹在,却让人提不起兴致(食欲)。虽然那鸭肉尚算嫩度适中,那烤鸭海鲜酱甜咸可口,可以稍微掩盖一些不足,但是确实与老赵烤鸭的味道相差甚远。

值得表扬的是,这间店贴心的帮你把包鸭肉的饼皮给一片片分开,让人分夹方便。想来博主一行人吃老赵的时候,还因为皮几层黏在一起没有分开就包到嘴里吃被老赵的老板娘批评了呢!另外,这家烤鸭没有延续两吃(把鸭骨加孜然或椒盐另炒)的传统做法(西人不喜欢吃动物骨架),价格也很贵,90刀,总体来说是浪费钱的。

这一道茄子丝拌豆腐倒是颇为可口,接着烤鸭上,感觉什么都比烤鸭好吃了。都说茄子吸油,但是这间茄子丝完全软嫩而不油腻,非常好吃,配上豆腐一样软的口感,和甜咸适中的酱汁,特别适合爱吃素的人品尝。


请允许博主用生命向你推荐这道炒饭!抱着来吃烤鸭心态的博主却被这一盘简单的蛋炒饭给惊艳到了!请大家自行脑补周星驰“食神”电影里美食家吃到一盘好吃的蛋炒饭的画面。

饭粒颗颗分明,粒粒粘蛋,蛋中有饭,饭中有蛋,软硬适中,油而不腻,生菜的清脆更加带出炒饭的香咸,可口无比,猛不住就可以扒下几碗!博主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炒饭了~

最后点了一份柚子沙冰,这间店没有太多甜点可以选择,这个沙冰雪白无比,清秀可人,可是一入口,那个酸爽简直可以让人浑身都打颤。柚子的青酸味道极浓郁,一开始吃不适应,但是越吃越上瘾,一扫之前主食的油腻之感。
关于傅满洲 Fu Manchu

如果你读书多,应该知道“傅满洲”这个词,在历史上被认为是有辱华的意味。这间餐厅的英文与“傅满洲”一样,但是中文就改傅为富,虽然博主并非小人之心,但是这取名实在颇有可深究之处。

1913年成为英国通俗小说作家萨克斯・洛莫尔创作的傅满洲系列小说中的虚构人物,又高又瘦,高耸肩膀,长着竖挑眉,留着两撮下垂胡子,面容如同撒旦,穿着清朝官服的邪恶博士。

 

因为作者要塑造一种黄种人如此聪明而且邪恶,善良单纯的白人只能用最痛苦的方法和他们对抗的感觉。傅满洲人物形象刻板丑陋,被称为“史上最邪恶的亚洲人”。被西方视为黄祸的拟人化形象,是中国人奸诈取巧的绝佳象征。这一人物形象也被视为“辱华观念”中典型的“东方歹徒形象”。

 

在1930年代,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在日本扶持下于所谓满洲地区建立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也俗称“溥满洲”。,据说“傅满洲”这一形象直至今天仍然是不少欧美人对于“中国人”的印象。

------度娘

不管这间餐厅有意无意要取这么个敏感的名字,但是在博主眼里,历史和美食并不冲突,只要以客观的心态看待便可。

味道:3.5颗星

服务:4颗星

环境:4颗星

价钱:人均40左右,性价比不高。

地址:229 Darlinghurst Road, Darlinghurst NSW 2010

要不要去试,你们自己纠结吧~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Leave a Reply